军用直升机飞抵恩施机场运送救援物资
来源:军用直升机飞抵恩施机场运送救援物资发稿时间:2020-04-02 22:16:53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为此他们不惜采用“非科学手段”,即渲染福奇“是民主党人”、他给特朗普的建议“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

福奇出生于1940年,今年已届80高龄,比“大龄总统”特朗普还年长六岁。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

关于国际公共卫生安全这样的一类问题,我想最有资格做评判的应该是世卫组织以及有关的传染病学或者疾控专家,而不是几个满嘴谎言的政客。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两天后,福奇就对《科学》杂志表示“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并无奈地称“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

我昨天也介绍过,《科学》杂志刊登了英国、美国科研人员的共同报告,认为中国的防控举措成功打破了病毒传播链,为世界上其他国家采取措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我还注意到近期美国的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国国内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三个月就向世界或者向美国通报疫情,因为那不符合事实。

随后特朗普表示“应死220万美国人,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前者平实而后者“呛人”,但不难发现,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

中方是否公开、透明、负责任、及时的向国际社会做了通报,有没有隐瞒,我和我的同事已经多次不厌其烦详细地介绍了,大家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公布的信息,每天及时定时发布的信息也应该看得很清楚了。